滚动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嘉兴频道 > 禾城故事 正文

27年近5000人次!嘉兴一抄表员免费为居民理发

2017-03-04 08:19:23 来源: 嘉兴在线-南湖晚报 孔嘉敏

  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自己偏爱的事物,刘晓斌也不例外。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坚定自己的喜好,并坚持长达几十年之久,刘晓斌却做到了。刘晓斌是谁?他是嘉兴市嘉源给排水有限公司南湖营业所抄表收费班的一名普通职员,今年45岁。他说自己有一个爱好,就是理发,最乐意做的事就是为他人理发。这件事,他已坚持做了27年。他说自己要求并不高,只要剪的头发大家满意就行了。

  刘晓斌正在为杜师傅理发。

  义务理发近5000人次

  前些天,记者来到刘晓斌工作的地方,想听一听他的故事。

  听说记者的来意后,南湖营业所所长徐荣才指了指自己的头,笑着说:“你看我的头发就是晓斌理的呀,前几天刚理的,是不是很好啊?”

  徐所长留的是板寸头,刘晓斌说,这种发型其实难度最大,“前后左右都要很仔细地慢慢修,长度得保持一致,很考验功力。”这样一个板寸头,刘晓斌要花上半个多小时。

  和徐所长一样,嘉源给排水有限公司很多男同事的头发都是刘晓斌“承包”的。“我这几年的头发一直都是晓斌理的,公司有些老员工,十几二十年都找晓斌理,退休之后还是习惯找他理。”徐所长说,刘晓斌理发很耐心,也很仔细,水平比外面理发店的发型师都要高。

  听到徐所长的表扬,刘晓斌有点不好意思,“我只会理短发,所以一般都是帮男士理发,长头发倒确实不太会剪。其实贡献不大,帮点小忙而已。”

  “他理发从来都不肯收钱,完全就是在做好事。”徐所长说,这也导致了一部分和刘晓斌不太熟悉的人,想找他理发又不好意思。

  “钱是肯定不能收的,收钱就变味了,这只是我的爱好,我又不是专业的,有人信任我,愿意让我为他们理发,我就很开心了。”刘晓斌在一旁说道。

  不过,还真有人要硬塞钱给刘晓斌。“那人是我朋友的朋友,也不太熟,理好之后就问我多少钱,我说我不收钱,他说那怎么行,一定要塞钱给我,推搡了好久,我硬是没收。”刘晓斌说,像这样的情况偶有发生,“他们估计也不好意思吧,其实这真没什么关系,在我看来帮人理发是一件很开心的事。”

  就为这收不收钱的事,刘晓斌的朋友们还特意为他算了一笔账,说他这些年损失了差不多15万元。“我是从1990年开始帮身边的朋友理发的,算一算已经27年了,从没收过钱,我朋友也因此开玩笑说我损失了一笔‘巨款’。”

  这15万元是如何算出来的?刘晓斌说,现在每个月找他剪头发的人数在20人左右,一般去理发店理一次头发需花费40元左右。“他们按平均每月15人,每人收费30元来计算,27年近5000人次,所以算出来差不多15万元。当然啦,这也是我朋友闲着无聊打趣我的。”刘晓斌笑着说。

 

       现场理发技术纯熟

  虽然刘晓斌一直说自己是业余的,很不专业,可是他在理发这件事上花费的时间和精力,却不比专业理发师少。

  “他装备很齐全的哦,啥都有,就放在公司里,我们要理发,对他说一下就好。”徐所长说完后提议,“晓斌,你可以把工具拿出来展示一下啊。”

  记者看到,刘晓斌有一个专门放工具的袋子,电推剪、剪刀、削发剪、理发围布、吹风机等理发专用工具都被整齐地摆放在里面。“东西都是自己买的,这20多年里,剪刀都换了好几把了。”刘晓斌告诉记者。记者了解到,理发用的剪刀价格不菲,专业理发店用的普通剪刀有的价值几千元。刘晓斌说他的剪刀没那么贵,只有几百元,但是这些年下来,光是买理发工具,他就花了不少钱。

  这时,一名保安经过,徐所长叫住了他,转头对刘晓斌说:“你正好可以露一手啊,我的头发刚理过,你给杜师傅理下头发。”“好啊,那就给我理一下,随便修修就好了。”杜师傅也非常乐意。

  杜师傅坐下后,刘晓斌为他戴好理发围布,再用装着水的喷壶将杜师傅的头发喷湿,随后用电推剪将杜师傅后脑勺下方和耳侧的头发小心翼翼地推掉。

  杜师傅说自己上面的头发比较长,怕费时间就别剪了。“我还是给你理一下吧,不然整体上不好看,你的发型理起来很快的,不费时。”刘晓斌说,他要对每一个出自他手的发型负责,“往往我比头发的主人还要上心,很多时候他们会说随便理一下就好了,这哪能随便,整体都要美观、协调才行。”

  理发的过程中,杜师傅提议刘晓斌开个理发店算了,刘晓斌直摇头:“这只是我的爱好,不想把它变成工作,再说了,我不够专业。”

  那退休后会有这个打算吗?刘晓斌还是摇头:“退休后还是想过和现在一样的生活,如果有人找我理发,那是我的荣幸,我很乐意为他们理发。”

  差不多过了15分钟,头发理好了,杜师傅非常满意,说精神了不少,连说了好几声“谢谢”便走了。刘晓斌有条不紊地将工具上的碎发都掸掉,一一收进工具袋,再将地上的头发都清理干净才算完工。

  自己理发只能去店里

  其实,刘晓斌本身工作也很忙,抄表收费班主要的工作就是对所有欠费的店面催缴水费,通常情况下,可以打电话催费,但有时打电话也没用,就只能上门催费了。

  “我们也是有考核指标的,压力挺大的,特别是每月上旬,非常忙。”刘晓斌说最忙的时候,加班是常有的事。

  既然工作那么忙,哪还有时间帮别人理发呢?“提前安排好还是可以的,理次头发费不了多长时间。”热情使然,理发这件事对刘晓斌来说,反倒更像一项休闲活动了。

  听徐所长说,刘晓斌都是利用自己的休息时间帮大家理发的,“午休或晚上下班后,包括双休日。有的时候下班后连理两个人的头发,回到家都要晚上7点了。”刘晓斌则还是那句话,“其实挺开心的,毕竟是自己喜欢做的事。”

  一直为身边人理发的刘晓斌,自己的头发又是怎么解决的呢?他苦笑着说:“这就有点无奈了,只能去理发店理了。”刘晓斌说,他每个月都要去理发店理发,理一次40元,但他对外面理发店理的头发不太满意,“基本上每次回来都要自己动手把两侧和头顶的头发再修一下,后面看不到,只能不管了。”

  刘晓斌说,他也有一位固定的理发师,平时两人也会闲聊,“他知道我也会理发,但是我不太提自己给别人理发,不太好意思,毕竟不专业,只是偶尔会问问他关于理发工具的问题。”

  27年前偷师学艺

  采访的过程中,刘晓斌常常强调自己不专业,没有系统学习过,可是刘晓斌理发已经27年了,这技术是怎么来的?他开玩笑道:“一开始,全靠‘偷师’。”

  1990年,去理发店理发的刘晓斌因觉得等待的时候有些无聊,开始观察理发师们是怎么理发的,“看他们的手势,看不同的发型之间的区别。”看得多了,刘晓斌竟有些手痒,想自己试试,“现在想来还是要感谢我同学啊,竟然愿意让我练手。”

  对于第一次理发,刘晓斌记忆犹新。“那时还在读夜校,我去同学家玩,看到有一把电推剪,就提议帮他理发,没想到我同学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刘晓斌说,第一次理发感觉不错,理出来的头发效果也不错,这大大提升了他对理发的热情和信心,“我同学后来还经常找我理发呢,这表示连他都挺满意的,我就更加有信心了。”

  差不多过了两年,在不断“偷师”和实践中,刘晓斌觉得自己的技术勉强拿得出手了。一个板寸头,从最初的一个多小时并且质量差强人意到后来的半个多小时、质量众人称赞,刘晓斌在理发这件事上花了太多精力。

  通过口口相传,来找刘晓斌理发的人越来越多,有朋友的父亲、同事的朋友,还有一些女同事的老公和孩子也来找他理发。很多时候,如果碰到年迈的老人行动不便,刘晓斌会拎着工具袋上门为老人理发。“多走几趟倒是不辛苦,我一直觉得能有一件自己喜欢做的事,还能坚持做下去,挺幸运的。

编辑:宋彬彬
友情链接
中国嘉兴 南湖新闻网 秀洲新闻网 平湖网 桐乡新闻网 嘉善新闻网 海盐新闻网 爱海宁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3312006001 |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浙网文[2012]0216-02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5110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浙)字21号 | 互联网医疗保健信息服务:浙卫网审[2012]19号
工信部备案号:浙B2-20080242-1 |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浙)字第057号

网站简介 | 网站律师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登 | 技术支持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