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嘉兴频道 > 新闻中心 > 海宁市 正文

海宁老师瞒着家人捐款10万 身患癌症却天天在工地

2017-03-05 07:18:06 来源: 海宁日报 记者 刘芳璐 陈杰
  在嘉兴海宁,小编特别牵挂和佩服一位老师,逢年过节,特别是教师节都要给他发个短信,问问身体怎么样了……这位老师就是左春泉。

  

  虽然左老师已经不在三尺讲台,但当年流着泪采访他的情景,如同在眼前。

  2002年和2003年,他两次赴四川广元剑阁县支教,是浙江省唯一连续2年赴四川支教的教师。他一直心系那里,为了改善山区的教学环境,2007年,瞒着家人从自家房屋拆迁补偿款中拿出10万元,为鹤龄小学建起了两层楼的餐厅。

  他积劳成疾患上了前列腺癌,但他不顾家人劝阻坚持回到工作岗位。

  一直到2012年4月,左春泉个人捐资10万助学的事迹,在他身患癌症治疗后出院不久,广元市委专程派人看望他时才为人所知。

  妻子赵玉英以在家操持家务为主,没有什么大的经济收入。妻子发现此事后,没有责怪左春泉的隐瞒,而是一如既往支持他……

  最近,家住海昌街道火炬社区的左春泉一家被评上了2016年度海宁市十佳最美家庭。

  

  抽调到工地每天走2万步

  3月2日,小编联系上左春泉老师,电话里他特别忙。去年3月4日,左春泉从教育局基建办抽调到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学院(海宁国际校区)项目建设指挥部办公室工程管理部工作,主要负责浙大海宁国际校区项目建设质量、进度、安全的管理。

  在工地现场看到他,才知道其实在他调到新的岗位前两个月,他还在医院接受第三次手术。“医生总跟我说要多休息,可我总是管事很多,闲不住。”

  每天,他都要拿着工具在工地上走两圈,一般一圈走下来就要2个小时了,大致算下来一天他要走2万步。

  小编也在工地走了一圈,拍照的手机屏幕上都是灰尘,还有各种脚手架要走上走下。

  活到老学到老工作三不放过

  左春泉说,工地很繁杂,工程管理要靠管出来。他有三个不放过原则。“发现问题不放过,不整改不放过,整改不好不放过。”

  3月2日,左春泉都在工地上,比如看到一处驳坎浇得不好,上面有泥浆,他立马就跟施工方说,要重新做过。工程返工的时候,他也要在现场,还要拍摄影像资料。(驳坎就是为保护河岸或边坡而修筑的石料砌筑物)

  

  工程管理部是单休,可是左春泉不休息。他总是不放心,所以去年来了之后,不算过年放假那几天,他全年只有5顿午饭没有在工地上吃,“一次是去省里接受表彰,一次是去省里开会,还有三次是去学习。”

  左春泉一直坚持一句话:“活到老、学到老、做到老。”2005年,他调到教育局基建科之后,重头开始学起了工程管理和监理的内容,看完了一大摞的专业知识书,后来,还成为浙江省体育场地设施建设行业协会专家组的成员。

  儿子媳妇孝顺孙女懂事

  不过去年8月,一直支持他的老伴中风住院了。左春泉每天早上5点起来,洗好衣服,做好饭,6点到医院照顾老伴。8点30分,准时上班。

  儿子和儿媳工作比较忙,左老师的老伴生病后,每天下午,都是儿子去接两个双胞胎孙女放学。

  “儿子媳妇都很孝顺,两个孙女也很乖巧。”多年不见的左老师头发已经花白了,但说到两个孙女,他脸上都是笑意和自豪。”我照顾她们的时间太少了,可是两个孩子都很自觉,每天回去自己做作业,成绩也不错。“

  左老师还特意说到春节前,孙女跟着海宁书法家,去各个镇写春联送春联。“她们也忙得不得了!”

  这就是最近的左春泉。开头说过他是小编特别牵挂和敬佩的一位老师,虽然并不是他的学生他的故事看一次流泪一次。

  “超龄”支教,一月瘦十斤,老母亲心疼落泪

  春泉语:“西部贫困地区教育很困难,改变孩子一生最重要的就是教育,我想我来对了。”

  时间追溯到2002年3月,嘉兴市开展东西部教育交流工作,双山实验学校有一个支教名额,但支教老师的年龄必须在45岁以下,而当时的左春泉已47岁,他能去吗?

  左春泉几次与嘉兴市教育局领导沟通,最终教育局领导在他的申请表上签了字。

  2002年3月13日晚8时上车,第3天清晨6时下车。34个小时、1400公里之外的地理坐标另一端,是大巴山深处的广元市剑阁县。

  当提着两大包教学资料的左春泉走进公兴小学时,被那里的环境所震撼:砖结构的校舍没有粉刷,低矮、黑暗,六七十个娃娃挤在一个教室,课桌破烂不堪、凳子高矮不一。“比报纸上看到的教育条件更困难,改变孩子一生最重要的就是教育,我想我来对了。”

  

  山里孩子文化底子薄,左春泉放弃以前的教学计划,重新制定适合他们的教学方法。他的《小学生自主参与课堂学习活动的探讨》、《青少年良好性格的培养》等专题报告,让当地教师获益匪浅,被当作典范教材。

  有一次,左春泉在公兴辖区的圈龙小学做完讲座已是傍晚6点。讲座很精彩,听者中有一位男子意犹未尽,坚持请他去自己学校再做讲座,当地教办人员说太晚了改天再去吧。男子一再相邀,左老师手一摆:“好,去,带路。”

  原来这名男子是圈龙中学的张校长。坐上租来的摩托车,左春泉一路颠簸赶到圈龙中学,跳下车进教室就开讲,一直讲到晚上11点。想着第二天还有课要上,他连夜坐摩托车赶了两个多小时山路回到公兴。他还不能睡,又拿出孩子们的作业进行批改,一直忙到凌晨3点多。早上6点多,他准时出现在早自修的教室里。

  一点一滴体验着那里教学的艰难,左春泉也克服着因水土不服带来的诸多困难:学校没有澡堂,只能用温水擦擦身子。在海宁他很少吃辣,但那里每个菜都麻辣得吃不惯,很少做饭的他只能自己动手学做饭,最多的就是炒土豆、炒莴苣、炒鸡蛋。因为饮食不习惯,短短一个月,他瘦了十斤。

  那年“五一”长假,一起支教的其他嘉兴老师约左春泉去游名山大川,可他惦记着家里的老母亲,回了趟家。一进家门,母亲一见他就落泪:“怎么瘦成这样?”3天后要回四川,老母亲拉着死活不让走,妻子赵玉英也劝他别走了,但他又远行了。

  每当天空微微亮,城里的孩子还在睡觉时,山里的孩子已走在上学的路上。他们的早起,只为翻山求学,面对这些,左春泉心情沉重,总想为孩子们多做一些。

  回来之前,他给公兴小学捐了5000元,学校用这笔钱买了8台电视机,让住宿学生每天在教室里看看新闻,了解外面的世界。

  瞒着家人拿出10万元拆迁补偿款,给鹤龄小学建食堂

  春泉语:“孩子们需要帮助,我常记着这个承诺,有了能力,就一定会去兑现。”

  机会很快又来了。

  2003年,左春泉再次报名支教,来到广元剑阁县鹤龄小学。他是全省唯一一位连续2年赴四川支教的老师。

  这所学校的办学条件比公兴小学还差。食堂只管蒸饭,不提供菜肴,住校生一次性把一个星期的米、菜带上。

  吃饭时,狭小的食堂总是被挤得水泄不通,大部分学生站在露天吃饭。特别是拿饭盒接水做饭时,一个水龙头后面总要排上几百号学生。一天下雨,一个孩子因接不到水,瘫坐在泥水中哭了,左春泉赶紧扶起,抬头时自己已泪流满面。

  “我一定要为孩子们做点什么。”他找到校长陈友兴,说会想办法帮学校建餐厅。

  粗略估算,建一个食堂要近10万元。当时,左春泉的月收入3000元,妻子在厂里打工,儿子刚从部队退伍,家庭条件一般,一下子拿不出10万元。

  2007年,左春泉乡下的房子要拆迁,有了补偿款。他瞒着家人给鹤龄小学汇了10万元。“孩子们需要帮助,我常记着这个承诺,有了能力,就一定会去兑现。”

  食堂建成后,被学校命名为“小天鹅餐厅”。为了充分利用这栋建筑,一楼是食堂,二楼是多媒体教室。

  2008年5月12日,汶川地震发生。当时余震不断,学校两栋教学楼也变成了危房,而这座餐厅成了全校留守的70多名老师的避难所。

  孩子们把煮熟的鸡蛋塞进他手里:“左老师,你还会回来吗?”

  春泉语:“一个人的幸福,不在于你得到了多少,而在于你付出了多少。”

  在四川师生的心里,左春泉就像一缕阳光,他来过,就会留下温暖。

  鹤龄小学上五年级的孤儿张朋,从小由姑姑抚养,生活的艰辛压在他瘦弱的肩膀上。但张朋很聪明,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

  “别的小孩都有父母的呵护和关爱,而我却不一样,想妈妈的时候,只能偷偷地看妈妈的照片,躲在被窝里哭……”左春泉读着张朋写的日记,心里一阵酸楚。

  左春泉进一步打听到,张朋在三年级时被雷管炸伤……

  听着班主任老师的讲述,左春泉泪盈于睫,二话没说,掏钱替张朋缴清了一个学期的书杂费。

  第二天晚上他走了几十里的山路专门去张朋家家访,给张朋买了200多元的生活用品,带着他点了镇上小餐馆最贵的菜,还去理发店把脏兮兮的长发剪短了。

  这样的感人故事,还有很多很多……

  公兴小学校长李财林说,被左老师资助过的贫困学生,有些就连他也不知道,“左老师是一个好人,一个重情重义的汉子。”

  两次支教,他闲暇时也是在学校里度过,家访、备课,最奢侈的事就是乘坐1个多小时的小巴车去县城洗个澡,大巴山美丽的景致却从没去游览过。

  2003年上半年,左春泉与师生握手惜别,孩子们把煮熟的鸡蛋塞进他手里,老师和孩子们帮他把行囊拿到车上,孩子们流下了眼泪,不停地问:“左老师,你还会回来吗?”

  左春泉心如刀绞,眼前早已模糊,透过朦胧的视线看到,马路两侧站满了人,足足排了一里路长,老师、家长,还有朝夕相处的娃娃们。

  全体师生送了一程又一程。当小巴车渐渐远去,不少学生还站在马路上久久不愿离开。

  这些年来,支教学校的点滴变化,左春泉隔三岔五总要打个电话问问孩子们近况。而电话那头的孩子总会说一句话:“老师,我们想你,盼着你回来啊。”

  他将面临辍学的学生接来海宁,照顾了两年

  春泉语:“在左老师家就像在自己家一样,要好好学习,将来回报社会。”

  2012年4月16日,海宁市教育局收到一封来自四川的感谢信。信中署名人叫何丽华,是一位三个孩子的贫困母亲。在信中,她表达对左春泉的敬重和感激之情。

  2003年7月,何丽华的大女儿赵冰心考上重点高中,其父因病情恶化离世。本来家境贫寒的何丽华无比绝望,除了流泪,她不知所措,有谁可以帮她一把?

  当时的左春泉已经结束支教回到了海宁,与公兴中学电话联系中得知情况后,他心急如焚,上下奔走,最后把面临辍学的赵冰心接到海宁,就读于海宁一中高一(3)班。

  赵冰心刚来海宁时,饮食、环境的不适应,成绩下滑很大。

  “左老师,我想家……”一次,电话里的赵冰心一语未落,泪如雨下。

  当天,左春泉下班后匆忙骑着电动车往海宁一中赶。往后的一个月里,左春泉和另一位热心人士严金明主动担负起赵冰心的接送工作,轮流照顾她。左春泉一家把她当女儿一样对待,家中专门给她准备了一个房间。他常对赵冰心说:“在左老师家就像在自己家一样,要好好学习,将来回报社会。”

  两年后,赵冰心回到老家读高三参加高考,临行前,左老师又塞给她1000元钱,嘱咐她好好读书。那一年,争气的赵冰心被西华师范大学录取。

  何丽华曾经问女儿,为什么要选择师范专业?赵冰心回答:“我要做一名像左老师这样的好老师!”如今,赵冰心的工作正如她的理想一样,就职在一所高级中学。

  “这会是我的最后一天吗?”病中硬汉,牵挂几多承诺

  春泉语:“你不能倒下!就是倒下了,也要倒在岗位上。”

  2005年,左春泉调到教育局基建科工作。

  每次到工地忙完后,接近午饭时点,施工单位喊他一起吃饭,左春泉总是婉拒。匆忙赶回单位,有时食堂已经没有饭菜了,他就到面店吃一碗面。

  

  有人想和他拉近关系,于是拿着厚厚的一个信封找到他办公室,左春泉神情顿时严肃起来:“你这是什么意思?赶紧拿走,不然我们一起去纪委!”

  左春泉常说,自己头上悬着两根线,一根高压线,一根警戒线,一根代表法律,一根代表纪律。

  他对待支教时的学生是那样慷慨,可对自己和家人却十分“吝啬”。他的装束总是很“寒酸”:穿的是一双黑布鞋,裤子不超过40元一条,甚至经常穿弟弟给的衣服。儿子工作后要买车,向他“借”5万元,被他拒绝了……

  好运却没有眷顾这个善良的男人,2011年6月间,左春泉感觉身体很吃力,去医院检查,竟然是前列腺癌!

  “这会是我的最后一天吗?”他患病后时常这样问自己。他还有太多牵挂:老伴患脑梗塞已三次复发,81岁的老父亲需要人照顾,他不放心;他还想为鹤龄小学再添一些办公设备……

  他动了手术。但2011年9月,左春泉不顾家人和同事的劝阻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他还是喜欢往工地跑,他说要站好最后一班岗,拿了工资就要做相应的事,这样心里才踏实。

  他的办公室里多了一张绿色的行军床,一条毛毯,下面用半米高的一叠叠书本垫着。累了,就躺下来休息半小时,再投入到工作中。

  这么多年,左老师先后获得浙江省“春蚕奖”,海宁市“感动潮乡”十佳教师等荣誉。但5年后小编再次采访左老师,左老师依然说——

  我1972年2月参加工作,至今在平凡的岗位上工作已45年。其中三十多年的时间是与农村小学的孩子们在一起,我是一个平凡的教师,并无出色的才华,但奉献是教师神圣的责任。

编辑:张艺萌
友情链接
中国嘉兴 南湖新闻网 秀洲新闻网 平湖网 桐乡新闻网 嘉善新闻网 海盐新闻网 爱海宁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3312006001 |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浙网文[2012]0216-02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5110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浙)字21号 | 互联网医疗保健信息服务:浙卫网审[2012]19号
工信部备案号:浙B2-20080242-1 |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浙)字第057号

网站简介 | 网站律师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登 | 技术支持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