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嘉兴频道 > 禾城故事 正文

一组老照片复活百年光影故事

2017-07-08 06:13:45 来源: 南湖晚报 记者 陈强 通讯员 郑红霞 吴佩剑

  中学课本上有一篇很有名的课文《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这篇文章的作者就是著名的科普作家贾祖璋。

  你知道贾祖璋是哪里人吗?你见过年轻时的贾祖璋吗?近段时间,在海宁市博物馆举办的一场老照片展,不仅能告诉你贾祖璋先生是海宁人,还能让你看到贾祖璋结婚时的真实风采。

  在这场老照片展里,你还能看到徐志摩、蒋百里、李善兰、徐骝良等海宁乡贤生前的真实风采,能看到约100年前的海宁硖石火车站、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盐官海塘、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海宁东山风光、1934年海宁大旱的真实场景……

  老照片是鲜活历史瞬间的永久凝固,由海宁市档案局(史志办)主办的这场老照片展,共展出了海宁撤县建市前100多年间(时间跨度从19世纪70年代延续到1987年)的275张珍贵老照片。

  这些老照片,全面展示了这100多年间海宁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活等方面的真实情况,也唤醒了人们的记忆,让观者穿越时空游历从前。

  你知道贾祖璋是海宁人吗?

  读初中的时候,课本上有一篇很有名的科普文章《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这篇文章的作者是著名生物学家、科普作家贾祖璋。不过鲜有人知,贾祖璋也是海宁人。这次老照片展中,一张贾祖璋的结婚照让人们对这位海宁乡贤有了更多了解。

  据介绍,贾祖璋1901年生于海宁黄湾,在黄湾度过了美好的童年,家乡的稻田桑园花鸟鱼虫都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影响着他后来的科学小品写作。

  1915年,贾祖璋考入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李叔同、夏丏尊、陈望道等社会名流都是他的老师。1924年,他又考入上海商务印书馆仪器标本实习所,开始了专业的生物研究和写作。

  抗战爆发后,贾祖璋在桂林、温州任教。抗战胜利后,他回开明书店任编辑。1950年,他随开明书店迁往北京,主编《进步青年》杂志,担任中国青年出版社的副总编辑。

  “贾祖璋先生的这张结婚照,是他的儿子贾柏松先生捐赠给我们的。”海宁市档案局(史志办)档案管理科科长吴佩剑告诉记者,“去年春节期间,已经90岁的贾柏松先生带着儿子、孙子从福建来海宁黄湾走亲戚,我们与他取得了联系。去年夏天我们去福建,他捐赠了父亲的老照片。”

  吴佩剑说,贾柏松捐赠了很多贾祖璋的老照片,结婚照只是其中一张。

  你看过百年前的结婚照吗?

  古朴石墙下的圆桌边,一左一右坐着两个年轻人,男子穿着长袍、布鞋,右手执书放于桌面,脸上略带笑容;女子穿长袍、裹小脚,端庄沉静……

  “这张老照片,是我们2006年向社会广泛征集老照片时,由热心的硖石老人朱家齐捐赠的。”海宁市档案局(史志办)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张老照片捐来时其实并不是老照片,而是一块带有人影的玻璃干板,“我们对玻璃干板进行扫描,就得到这张老照片,画面非常清晰。”

  朱家齐老人捐赠这块玻璃干板底片时已经退休,据其回忆,他自小就在家中看到这块“怪玻璃”,后来才知道这是他的祖父祖母1898年所拍摄的结婚照。

  海宁摄影界资深人士吴先生告诉记者,现在大家摄影都用数码相机或手机,但在百年前,摄影要用的就是这种玻璃。吴先生说,摄影技术是19世纪中叶从西方传入我国的,“当时摄影还采用‘湿板法’,在玻璃底片上定影,到1871年发明‘干板法’后,人们才开始在玻璃干板上定影。玻璃干板定影是摄影史上的一个重要阶段,由玻璃干板记录下的这张老照片可以说是非常珍贵的。”

  据了解,目前馆藏的玻璃干板底片非常少,这张1898年拍摄的结婚照,竟和目前馆藏的拍摄年代最早的慈禧太后御照同年问世。

  你见过100年前的海宁火车站吗?

  常在沪杭之间游走的朋友,一定对海宁火车站不陌生。海宁在清末就通了火车,但你知道100年前的海宁火车站长什么样吗?在展的一张拍摄于1920年海宁硖石火车站的老照片,以及1910年徐骝良出席万国铁道会议后的合影,不仅能让你看到100年前的硖石火车站的真实面貌,还能让你看到让沪杭铁路在海宁拐了个弯的传奇人物徐骝良的真实风采。

  海宁史志界的专家说,1909年通车的沪杭铁路,原本并不经过海宁硖石,“沪杭铁路原本计划从上海起始,经枫泾、嘉善、嘉兴、桐乡、长安直达杭州。但这一计划遭到了桐乡乡绅的极力反对,他们认为铁路经过桐乡,不仅占用土地,还会破坏风水。与此同时,著名铁路工程专家徐骝良等海宁乡贤却认为若把铁路修到海宁,非常有助于海宁发展。一方不要,另一方却在积极争取,沪杭铁路就拐到海宁来了。沪杭铁路能到海宁,徐骝良功不可没。”

  徐骝良是与詹天佑齐名的著名铁路工程专家,1878年生于海宁硖石西南河,早年公费赴法留学,学成归来创办铁路讲习所,培养专业铁路人才。1910年,他以中国政府总代表的身份赴欧出席万国铁道会议,考察和研究欧洲铁路工程。

  沪杭铁路于1905年开始勘测路基,计划路线遭到桐乡乡绅反对后,许行彬就游说呼吁海宁乡绅积极争取,徐骝良申请绘制蓝图。但按铁路一般要走直线的原则,身为沪杭铁路总工程师的徐骝良深知,欲使铁路改道过硖石,会让改道后的线路加长、弯度增大,并在硖石形成一个大弯,这样的图纸呈报到浙江铁路督办那里很难批准。于是他灵机一动,把杭州到枫泾的浙江省段内铁路路线图分两张绘制,一张从杭州绘制到硖石,另一张从硖石绘制到枫泾,两张图纸分开看,几乎都是直线,沪杭铁路改道硖石就获批了。

  “1909年8月,沪杭铁路正式通车,海宁全境设有硖石、斜桥、周王庙、长安、许村5个车站。上世纪50年代,又在海宁增设庆云站,海宁全境就有了6个火车站。”海宁史志界人士表示,沪杭铁路的建成通车带动了硖石及整个海宁经济的发展,“徐骝良是个光明磊落的人,他在晚年回忆往事时曾说,自己一生光明磊落没干过亏心事,就是在勘测建造沪杭铁路时,因为硖石是他的家乡,他一心想为硖石发展尽力,便想方设法让沪杭铁路绕道硖石,就含了这点私心。”

  你认识我国首位数学教授吗?

  现在说起“教授”一词,人人都不会陌生,但你知道我国数学史上的第一位教授是谁吗?

  在一张老照片上,坐在一群人中间的这位体形微胖、身穿长袍罩衣、面容和蔼的老人,就是我国数学史上的第一位教授——李善兰先生。

  李善兰1811年生于海宁硖石,自幼聪颖,9岁那年无意中看到《九章算术》,偷偷拿来看,结果沉迷其中。14岁时,他又自学弄懂了欧几里得《几何原本》的前六卷,数学造诣日趋深厚。

  希望儿子考取功名,曾是李善兰父亲的一大心愿,但李善兰志不在此,到省城杭州赶考后果然名落孙山。可他满不在乎,依然醉心钻研数学、天文学、植物学等学科。他40岁前没有离开过家乡,但却早已声名在外。

  1862年,李善兰被曾国藩邀入安庆军械所“兼主书局”,他积极参与洋务新政中有关科学技术方面的活动,深得曾国藩赏识。1864年,曾国藩攻陷太平天国首都天京(今南京),李善兰等也跟着到南京继续钻研数学,并先后在曾国藩、李鸿章的资助下出版了影响深远的数学著作。

  清末首所官办外语专门学校——京师同文馆于1866年添设天文算学馆时,李善兰被举荐为天文算学总教习,但他当时忙着在南京整理出版著作,两年后才北上就任,开始转向数学教育和研究工作。

  海宁市档案局(史志办)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李善兰的这张老照片就拍摄于1870年的京师同文馆,他身边的那16个人都是他的学生。据载,李善兰在京师同文馆教授的学生有百余人,诸生学有成效,在传播近代科学特别是数学知识方面起了重要作用。

  李善兰1882年过世后,葬于家乡海宁东山下。“海宁城南建了个李善兰公园,在这里散步时常会看到很多数学公式,这次能看到他生前的老照片,意义特殊!”一名参观者说。

  你能想象1934年的那场大旱吗?

  江南水乡,最不缺的东西似乎是水。但你可知道,就在潮乡海宁,近代曾发生过一次惨绝人寰的大旱灾,这就是不少老海宁人至今谈起仍心有余悸的民国廿三年(1934年)大旱。

  当年到底旱到什么程度?千言万语不抵当年拍摄的一张照片。照片中,一个瘦削且面目黧黑的老人,两眼无神地站在桥洞下,阳光刺眼,他的脚下是干涸龟裂的土地。这张老照片的背面,还有一段用毛笔写下的简字:横荡湖之旱象照。民国廿三年八月拍。时甲戌年五月至七月,久旱不雨,以致横荡湖成为如此之旱象。河之中心可以游人往来,并设茶肆酒店四五家,人山人海,日夜不绝。兹特留此以为纪念,俾使后生小子得以知此大旱。有田粒米无收,农人苦极而抢米,卖子鬻女,全家自杀,时有所闻。凄惨之状个,难以尽述。

  海宁文史专家说,老照片中的横荡湖,就是今天海宁城东碧云大桥下的长山河水域。如今这里水域宽阔、水量充沛,但在1934年8月,竟被晒得干涸好似旱地,老照片背面文字所记惨状就不难理解了。

  “1934年海宁大旱,连续83天没有下雨,晴热高温让海宁河干井枯,庄稼颗粒无收,百姓生计顿绝,或铤而走险结伙抢米,或难耐煎熬绝食自杀,绝对不是无稽之谈。”年逾古稀的胡先生告诉记者,虽然大旱发生时他还没出生,但从父辈及兄长的讲述中,他知道当年那场大旱是一场巨大的灾难,“旱到什么程度,我没有经历过,以前只是听说,看到这张老照片,我才有了更深刻的感受!”

  灾难无情人有情,即便在那样的大旱中,海宁人民还是团结起来,想方设法地开展救灾。徐申如、许行彬等当地乡绅纷纷向灾民伸出援手,捐款赈灾,施粥救急。

  你知道最轰动上海的灯会吗?

  潮文化、灯文化、名人文化是众所周知的“海宁三大文化”。历史悠久的硖石灯彩已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遗”名录,与之相伴的海宁硖石灯会也声名远播。上世纪,海宁曾多次举办硖石灯会,观者络绎不绝,据悉,其中一次硖石灯会轰动上海,上海铁路局专门增开了观灯专列。

  这次老照片展览中,有张硖石灯彩的黑白老照片非常特别。画面上,一个身背草帽手执鞭子的牧童骑在一只小牛灯彩上,引得一群人驻足观看。这张老照片,就拍摄于上世纪轰动上海的那次灯会现场,拍摄地就是今天的海宁南关厢。

  据介绍,在老硖石心中,最引以为傲的灯会是1934年的甲戌灯会。“这是规模空前的一次灯会,为办灯会,硖石百姓从1933年夏天就开始制作灯彩。”海宁市灯彩研究会的相关人士告诉记者,甲戌灯会开始后,由硖石20余坊制作的36座大型灯彩连续展出3个晚上,看灯的船停了5公里长,上海铁路局专门增开观灯专列,小小的硖石一夜之间骤增10万余人。灯会结束后,所有灯彩作品都到上海黄金大剧院继续展出,部分作品还在巴黎万国博览会上展出并获了奖。

  “在当年,很多硖石灯彩都能坐人,除了这只小牛灯,还有采莲船灯等。”海宁市灯彩研究会的相关人士说,1934年甲戌灯会的展出场地除了南关厢,还有海宁东山公园、西山公园等。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灯会活动从此衰落,1934年的甲戌灯会便成了人们对抗战前硖石灯会的最美好记忆。

  你见过徐志摩东山墓地吗?

  徐志摩之于海宁,已成了一个不朽的传奇和文化符号。每年,全球各地的“摩丝”都会像朝圣一样赶赴诗人的家乡海宁,在徐志摩西山墓地祭拜诗人。但你可知道,徐志摩最早的墓地并不在西山,而在海宁东山。这次老照片展中,一幅《小朋友与徐志摩墓》的老照片就清晰再现了上世纪40年代的徐志摩东山墓地。

  这张老照片上,徐志摩墓位于山间的一道石壁前,紧靠石壁处挺立着张宗祥于1946年题写的徐志摩墓碑,碑前有块白色的石台,上面清晰地写着“徐堂思慎”4个大字,石台的左右两侧各有一株小柏树,石台上站着4个孩子。

  据现年76岁的海宁市民周帼凤回忆,这张老照片是她的小舅舅曹荣荪于1948年在海宁东山万石窝的徐志摩墓地拍摄的,“从前向后数起,第二个就是我,当时我只有六七岁。”

  徐志摩墓本在东山,后来怎么到了西山?海宁徐志摩研究会的工作人员说,这主要是因为后来徐志摩东山墓地遭到破坏,之后那里又建起化肥厂,“1983年,海宁市政府重建徐志摩墓,邀请陈从周先生到硖石主事,重画图纸,遂改建在西山。新墓大小和原墓差不多,但墓中已无徐志摩骸骨,放了《徐志摩年谱》。”

  “徐志摩东山墓地是徐志摩的父亲徐申如请当地工匠做的,最初没有墓碑,由胡适在墓后的石壁上题写了‘诗人徐志摩之墓’,1946年才由著名书法家张宗祥为徐志摩墓重题墓碑。据徐志摩表弟吴其昌的女儿吴令华回忆,徐志摩东山墓旁原先还有一块方形石碑,上面有徐志摩的红颜知己、大才女凌叔华为他题写的‘冷月照诗魂’。”海宁徐志摩研究会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徐志摩东山墓地,现在知晓的人并不多,老照片更是少之又少,这张老照片的公开展览意义很大。

  复活过往岁月,照亮美好未来

  老照片是过往岁月的永恒定格、鲜活历史的真实写照。这场“百年图志——海宁市档案馆馆藏老照片展”,按历史事件、灿烂文化、实业记录、城乡风貌、百姓生活五大篇章,全面展示了海宁自19世纪70年代至1987年海宁撤县建市这100多年的海宁历史面貌。它记录了那个年代的人事、景物,更寄托了人们的情感,表达了人们的思想。

  在展的这275张老照片,是从海宁市档案局(史志办)馆藏的3万多张老照片里反复筛选出的具有典型代表意义的精品。而这些老照片,主要来源于党政机关、社会团体、企事业单位以及热心市民的踊跃捐赠。这次展览是海宁市档案局(史志办)首次举办如此规模的老照片展,唤醒了人们对过往岁月的记忆,也将激励人们创造更加美好的未来。

  作为馆藏的重要组成部分,老照片所承载的历史文化信息往往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愈发熠熠生辉,并在很多方面起着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很多老照片尚在民间,但民间往往不具备恒温恒湿等保存条件,希望更多的民间人士能将老照片捐赠到档案部门,让它们更好地发挥作用。我们期待着,更多的老照片能复活过往岁月,照亮美好未来!

编辑:黄娜
友情链接
中国嘉兴 南湖新闻网 秀洲新闻网 平湖网 桐乡新闻网 嘉善新闻网 海盐新闻网 爱海宁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3312006001 |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浙网文[2012]0216-02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5110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浙)字21号 | 互联网医疗保健信息服务:浙卫网审[2012]19号
工信部备案号:浙B2-20080242-1 |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浙)字第057号

网站简介 | 网站律师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登 | 技术支持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