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嘉兴频道 > 禾城故事 正文

一嘉兴媳妇在九寨沟地震中遇难 当天正是她29岁生日

2017-08-11 10:32:06 来源: 南湖晚报微信号 记者 鲍嘉

  截至8月10日中午12时,“8·8”九寨沟7.0级地震已致20人死亡,其中有一位姑娘来自嘉兴,她的名字叫毕倍倍。

  毕倍倍生前照片,由丈夫陆健提供。

  毕倍倍户籍在江西景德镇,出生于1988年8月8日,是一位在嘉兴打拼多年的新嘉兴人,她的爱人是平湖林埭镇人。地震当天,正是她29岁的生日。

  这一次,毕倍倍是带着妈妈去旅行。地震发生时,一块巨石从山上滚落,砸穿了倍倍所乘坐的旅行车,妈妈受伤较轻,而她被砸中腿部和后背,不幸遇难。

  这位孝顺勤劳的姑娘永远留在了那个风景如画的地方,给爱人和家人留下了无尽的哀伤。

  灾难突如其来

  8月10日下午1点,倍倍的好朋友娄芳正在机场候机,准备飞往成都,“倍倍走了,我要去送她最后一程。”

  下午2点多,记者联系到了倍倍的丈夫陆健,他此时已在成都,“我们现在就想早点见到倍倍,至少能多陪她一会儿。”

  8月9日凌晨,在得知妻子遇难的消息后,陆健便连夜带着父母,接上倍倍在上海打工的父亲和哥哥,一行5人从杭州乘飞机赶到成都,原本打算直接进入灾区,但因为震后道路封闭,不得不在成都滞留。

  “从8日晚地震发生后到现在,我一直没有合过眼。”在电话里,陆健的声音听着很疲惫,此时,距离地震发生已过去40多个小时。

  陆健一行到达成都后,马上联系了当地旅行社和相关部门,希望能够进入震区,但因为救援工作还在紧张进行,最终没能成行。

  陆健告诉记者,8日晚大约10点,当他得知地震的消息后,心中先是一惊,之后马上拨打倍倍的手机,不通,又拨打岳母的手机,还是不通,他心里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

  当晚大约11点,陆健接到一个上海号码打来的电话,一位中年女士在电话里说:“你是倍倍的爱人吧,我是和倍倍一个旅行团的,倍倍出事了。”随后,陆健在电话中听到了岳母带着哭腔的声音:“倍倍没了……”

  陆健顿时蒙了,准备再问,就在这时,电话突然中断。陆健回拨过去,不通,反复拨打,电话始终无法接通。陆健随后从旅行社和当地相关部门确认了倍倍遇难的消息。

  陆健告诉记者,倍倍是到成都后在当地报的旅行团,8日上午刚到九寨沟,没想到当天晚上便飞来横祸。

  团友讲述惊魂一刻

  8月10日下午,记者联系上了首先向陆健报信的上海游客万女士,她向记者回忆了地震发生时那惊魂一刻。

  8日晚9点左右,倍倍所在的旅行车正在驶往九寨沟天堂酒店的山路上,地震突然发生,先是剧烈震动,随后多处发生塌方,很多石头从山上滚落,突然,一块巨石砸向了旅行车。

  “石头砸破了车窗,一个坐在窗边的小伙子被正面砸到,当时就不行了,倍倍的腿被石头死死压住,血流不止。”万女士说,之后车上同伴和导游开始了救援,但石头太重,搬不动。

  不久后,在附近作业的中建三局施工人员赶到,众人合力撬开了石头,才将倍倍救出,并依次将伤员们转移到了相对安全的临时安置点。

  由于倍倍伤势较重,被先行转移,但最终没能挽救倍倍的生命,在倍倍妈妈被转移到临时安置点不久,倍倍便在妈妈的怀里停止了呼吸。

  “倍倍可能是因为失血过多去世的,我还听到她说肚子痛,可能背上也被砸到了。”万女士告诉记者,“那天晚上,大多数人的手机都没有信号,我就用我的手机给倍倍的丈夫打了电话。”

  腾讯新闻一段采访视频部分还原了当时安置点的情况。视频中,中建三局员工付先生介绍,安置点设在九寨沟九道拐附近,时间是9点20分左右,当时山体还在滑坡,余震不断,施工人员正在为伤者进行急救,由于医疗条件一般,只能初步用纱布和云南白药对伤者进行包扎止血,而救援人员正在赶过来的路上。

  视频画面中,一些游客围着火堆或站或坐,有的伤者头部、手臂等部位包着纱布,有的裹着被子躺在地上,画面最后,有一位身着黄衣服的女性正抱着一位躺在地上的死者痛哭,有人在一旁劝说“人都走了,不要伤心了”。经陆健确认,死者正是妻子毕倍倍,抱着倍倍的黄衣女性是她的岳母。

  后悔没能道一声“生日快乐”

  “殡仪馆的同志正在给倍倍换衣服,帮她整理遗容……”8月10下午3点多,记者拨通了倍倍妈妈的电话中,她在电话中泣不成声,“我真希望被石头砸到的是我啊!”

  当天她被转移到临时安置点时,倍倍的身体已经非常虚弱了,“很快倍倍就不行了,那天晚上,我一直躺在女儿身边,陪着她,抱着她,整整哭了一夜。”

  第二天上午,倍倍妈妈和其他伤者被转移到县医院救治,下午,倍倍的遗体被送到了县殡仪馆,她才再次见到了女儿。

  倍倍妈妈说,倍倍是个孝顺的好女儿,“她18岁就到了嘉兴,那时候,在厂里打工,一个月工资才几百元,还总是往家里寄钱。”

  “前段时间我心情不好,倍倍就说要带我出去旅游,我不愿意去,她硬要说放松一下,心情会好的,于是我就答应了,都怪我,我当初要是不答应她就好了。”倍倍妈妈无力地说。

  8月10日傍晚,陆健在微信里给记者发来了倍倍的照片,照片里倍倍笑得很甜美。8月8日地震发生当天,恰好是倍倍的生日,陆健很后悔没能好好陪她说说话,道一声“生日快乐”。

  “我那天工作太忙了,所以只在微信里祝她生日快乐,让她玩得开心点。”陆健说,这两天,他满脑子就是倍倍生前的模样,“我现在只想马上去到她的身边,陪着她。”

  “这么多年,为了在嘉兴立足,她真是太拼了,一步一个脚印,几年前,她和朋友合伙在华庭街开了一家服装店,没日没夜扑在店里,现在条件刚刚好了一些,她却走了。”陆健说。

  结婚几年来,陆健和倍倍一直在嘉兴租房住,也没要小孩,两个月前,他们刚刚贷款买了套新房,“本来准备等倍倍回来,就开始装修房子,然后要个孩子,没想到她就这么走了。”

  倍倍所报的旅行社一名张姓负责人告诉记者,该团大约20人,共有两人遇难,目前灾区还不具备长途运送遗体的条件,倍倍的遗体被转移到县殡仪馆后,将在11日上午被送至绵阳殡仪馆,旅行社将组织遇难者家属前往绵阳办理遗体交接。

编辑:黄娜
友情链接
中国嘉兴 南湖新闻网 秀洲新闻网 平湖网 桐乡新闻网 嘉善新闻网 海盐新闻网 爱海宁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3312006001 |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浙网文[2012]0216-02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5110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浙)字21号 | 互联网医疗保健信息服务:浙卫网审[2012]19号
工信部备案号:浙B2-20080242-1 |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浙)字第057号

网站简介 | 网站律师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登 | 技术支持 | 联系我们